• <td id="qquuu"></td>
  • <menu id="qquuu"><center id="qquuu"></center></menu>
  •    中國語  日本語

    一個戰死在烏克蘭的俄軍27777:被逼上戰場
    2014-09-06 08:26:06   來源:   評論:0 點擊:

    Anton Tumanov的死亡證明。死亡證明顯示這名士兵于8月13日在第27777部隊臨時駐地死亡。死亡原因是復合傷,下肢受到多處彈片傷,傷及主要血



    Anton Tumanov的死亡證明。死亡證明顯示這名士兵于8月13日在“第27777部隊臨時駐地”死亡。死亡原因是“復合傷,下肢受到多處彈片傷,傷及主要血管,急性大出血。”Tumanova說:“他的腿被炸飛了,這是他戰友告訴我的,但我也意識到棺材里不是他身體的全部。”Anton于2012年加入陸軍,離開了位于俄羅斯西南部的家鄉。他在彭扎(Penza)接受訓練,隨后在南奧賽梯服役。T













    Anton Tumanov,20歲,躺在一口封閉的棺材里,回到了家鄉科茲摩德姆揚斯克(Kozmodemyansk)。

    Anton的母親Elena Tumanova說:“幸好棺材上有一扇窗,我至少可以看見他的臉,我聽說有的死者就像一堆肉,需要做DNA測試,他們的父母至今還沒有接受到孩子的遺體。”她坐在Anton曾經的臥室里,整了整頭上的黑色發帶,從錢包里尋找一份死亡證明,出于某些原因,她一直帶著它。

    她還沒有收到兒子的私人物品——身份證和軍人證。8月20日,她只收到了棺材和一份由羅斯托夫殯儀館出具的死亡證明復件。

    死亡證明顯示這名士兵于8月13日在“第27777部隊臨時駐地”死亡。死亡原因是“復合傷,下肢受到多處彈片傷,傷及主要血管,急性大出血。”Tumanova說:“他的腿被炸飛了,這是他戰友告訴我的,但我也意識到棺材里不是他身體的全部。”

    Anton于2012年加入陸軍,離開了位于俄羅斯西南部的家鄉。他在彭扎(Penza)接受訓練,隨后在南奧賽梯服役。Tumanova說:“他回家時曾試圖找一份工作,但沒有成功。由于有貧血,他沒有得到在監獄的工作,盡管他在軍隊里干得很出色。Anton多次前往莫斯科和諾夫哥羅德等大城市的建筑工地和汽車工廠尋找臨時工作,但都沒有成功,最后他回了家。”

    Tumanova對兒子說:你怎么能在科茲摩德姆揚斯克找到工作呢?這里只有兩家工廠。”到了今年5月,Anton說:“媽媽,我決定回軍隊去。”Tumanova回憶說當時曾試圖勸服兒子:“上帝,別這樣,他們會把你派去烏克蘭。但他告訴我軍隊不會派兵去烏克蘭,他說他需要錢,他只是去就業,而不是參戰,因為實在沒有其他工作可做。”

    6月21日,Anton加入了第18摩托化步兵旅,編號27777,駐地在車臣共和國的卡里諾夫斯卡亞村(Kalinovskaya)。服役地是他自己選擇的,在南奧塞梯服役期間他喜歡上了高加索的山脈,希望每天醒來和入睡時都能看到山。Anton在6月底匆匆加入軍隊,指望7月開始計薪。但是,他卻被告知在簽訂正式合同前必須先干三個月。

    當得知兒子有好幾個月沒法得到報酬時,Tumanova問是否需要給他寄點錢。兒子回答:“如果你可以的話。”于是她匯去了3000盧布(大約80美金)。Tumanova說:“我已經盡力了,我每個月靠做助理護士只能掙5500盧布。Anton說在他的部隊里沒有人有錢,那些孩子在被派來給我送文件時甚至都沒有領到旅費,他們還是在我們當地的征兵辦公室吃了旅途中的第一頓飯。”

    Tumanova沒有收到兒子服役1個半月以來的任何報酬,兒子曾告訴她服役后每個月可以掙4-5萬盧布。但是他的原戰友說他撒了謊,真正的報酬不會超過3萬盧布(812美元)。

    Anton幾乎每天都往家里打電話,7月初他說他被問道是否愿意自愿前往烏克蘭。Tumanova回憶說:“我告訴他我不希望他去,他回答說‘我是誰,我是白癡么?沒人想去。’盡管被許諾只要在那里待一段時間,就可以獲得40萬盧布,但沒有人同意,因為即使你幸存,你也有可能被欺騙且一分錢都得不到。”

    這次對話之后沒多久,Anton告訴母親他被派往了羅斯托夫。7月11日他的部隊駐扎在俄烏邊境。Tumanova當時還很平靜,她認為兒子離烏克蘭戰區還很遙遠,讓她最擔憂的,是兒子只能吃到方便面。對此她很憤怒,認為遭受日曬雨淋的孩子吃得太差。但她只想到兒子挨餓的樣子,卻沒有想到死亡。

    Anton的未婚妻Nastya Chernova,17歲,提供了Anton在羅斯托夫那一個月的不同故事。

    Chernova同樣在頭上戴著黑色發帶,在整場對話中她沒有一次抬起她的目光。她回憶說她每天都給Anton打電話,他告訴了她很多沒有向其母親透露的情況。那是7月23日或25日,他第一次說:“我們要參戰了。”Chernova在驚恐之余說:“但在烏克蘭沒有俄羅斯士兵啊,不是么?”Anton回答說:“我們將作為起義軍參戰。”之后三四天,他失去了聯系。

    8月3日,Anton前往烏克蘭并待了兩天,他沒有透露他具體在什么地方和要干什么,Chernova估計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Chernova說:“我猜他們僅僅是過去查看情況,他們給了他烏克蘭貨幣,Anton曾開玩笑說他沒有戰利品,只能給我烏克蘭貨幣。他當時根本就沒有談論戰爭,就和平常一樣。”

    8月10日,Anton給母親打電話說他的部隊正被派往頓涅茨克,在給未婚妻打電話時,他補充道他將在烏克蘭待兩至三個月,可能要到11月,期間沒有電話。Chernova說:“他告訴我他不想去,他們想離隊,但是離基地有1500公里之遙,或許他在暗示著什么。在他的最后幾天,他一直提到我們還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這是他的計劃和夢想。”

    8月11日,Anton獲得了兩枚手雷和150發機槍子彈。下午3點,他通過VK向母親發了一條消息:“我上交了電話,要前往烏克蘭了。”從此杳無音訊。Tumanova說:“我不明白他們怎么能把他們派過去,這可是1200人。我甚至不知道該給誰打電話。我沒有任何他上級的聯系方式,如果我有,我會打過去說:“你敢把他派過去試試!”

    Anton來自第27777部隊的戰友在給他的家人送來文件并參加葬禮后,告知了之后發生的事。他們說,穿越烏克蘭邊境的命令是8月11日下達的,那些拒絕的士兵遭到了指揮官的辱罵和威脅。他們被要求上交了電話和文件,改換了制服和車輛號牌。每個士兵在手臂和腿上都作了白色標記。Tumanova后來在VK上找到了兒子帶有該標記的照片,他的戰友解釋說標記是為了向友軍表明身份,士兵們每天都會更換標記的位置。

    8月12日晚,1200名士兵進入烏克蘭并抵達斯尼什內(Snizhne),一座離邊境15公里的小鎮。當天晚些時候,這支隊伍遭遇了火箭炮的轟炸。Tumanova說:“那些孩子告訴我1200人中有120人身亡,450人負傷,我的兒子在隊伍前面,沒有戰壕,沒有任何保護。他們都嚇壞了。”

    Tumanova回憶說:“Anton的死亡報告是由一名叫Budayev的地方征兵官帶來的。他是登記兒子當兵的人,當送來死亡報告時,他哭了。我只問了兒子死在什么地方。”

    Tumanova詢問了兒子所在部隊在車臣的戰友,確認其中沒有錯誤。她被告知兒子的尸體已經被其他人確認過了,這是她最后一次聽到來自軍方的聲音。Tumanova希望知道誰下達了把他兒子所在部隊派往烏克蘭的命令,她認為這只有可能是莫斯科作出的。Tumanova說:“如果我能見到普京,我要問他,是你下的命令么?誠實地回答我。我認為沒有俄國軍人在烏克蘭,那些孩子們說沒人想去那里,但為什么他們被迫去了,為什么讓他們違背自己的意志。“

    當Tumanova把兒子的死訊在Odnoklasniki社交網站上公布后,她收到了數十條憤怒的留言,說她在撒謊,在背叛國家。

    我們來到Tumanova家時,Tumanova問我們:“為什么他們去作戰,是為了土地么?誰要這些,我根本不懂政治。”

    Anton的墳墓上擺著蠟燭和鮮花,還有他穿著軍服的照片。Tumanova回憶說有很多人參加葬禮,來自征兵辦公室的人們還帶來了一個軍樂隊。軍樂隊的人告訴她Anton不是Mariy EI共和國里第一個死于烏克蘭的人。給她送文件的士兵也告訴她,他們還要去Kazan和Mariinskiy Posad做同樣的事。

    相關熱詞搜索:烏克蘭 戰場

    上一篇:ISIS槍決漏掉一士兵 裝死順利逃脫
    下一篇:大丹,它吞了一肚子襪子

    分享到: 收藏
    恋爱的味道,久久伊人精品青青草原高清,精品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
  • <td id="qquuu"></td>
  • <menu id="qquuu"><center id="qquuu"></center></menu>